【懒云居小乐府】辛卯之部(三)

[ 6722 查看 / 1 回复 ]

在本论坛为新人,其实喜爱汉服已四年之久。
仍然借机寻找玉溪市易门县的同袍,本人QQ924938651

游子吟
杨氏有小女,庞眉羸病躯。
抚养何娇溺,爱同掌中珠。
违逆多左性,陋质岂聪明。
阿母独惜尔,相怜未相轻。
三岁教诗诵,针黹乱纬经。
七龄习丹青,并能理肴羹。
文史常襞卷,十二裁句成。
十五年始笄,字之为以宁。
嗟其循默者,非能致远声。
萱草植庭阶,游子行天涯。
风尘时摧挫,不见忘忧花。
好静心沉冥,每耽贝叶迦。
好服深衣裾,广袖翩跹斜。
好论岐黄道,为术亦不嘉。
蜗触争攘态,误此世鞅加。
何若青春子,丛鬓白蒹葭。
忧作昌谷客,不得报春华。

重午归懒云居歌
蹙履织云双绕长,开轩坐写楚辞光。
湘灵弹琴迎帝子,羲和驱日入扶桑。
青蒲交剑箔帘上,腻叶移荫縠荐凉。
汲泉昼分银毫水,冰鉴沉瓜封碧浆。
冷金题扇芙蓉死,叠纱素纫辛夷囊。
以宁亦是伤心客,无处招魂使巫阳。

客游
懦弦无壮节,锈剑无铜吼。
安得一斗卮,饮我沥灰酒。
雨沫飘腥河,东风折杨柳。
伏枕听群蚊,蝼蚁生墙后。
椅脚折钉脱,旧窗纱屉朽。
天地有不仁,以我为刍狗。
意气尽沉埋,屈心伏俎豆。
骚人道已衰,恻恻今白首。
隔帷望孤灯,垂星换晨昼。
时人责疏峻,自云珍敝帚。
驱车走穷途,大恸歧路口。

曲裾
絮棉引织机,札札如织绮。
织成流云素,浣以濯锦水。
谁为秉尺刀,蜀姬汉唐子。
裁作双绕曲,盈然染青髓。
雪色砑团窠,银沫簇花里。
履挑凤尾文,白罗缝夜紫。
被服丽且鲜,瑟瑟从风起。
朝步林泉下,中心长已矣。

放歌
众人纷纷何为者?心聪舌慧鄙如盲。
许才赋文工词艳,自作风雅谓疏狂。
谁信服豆称灵药,谣诼一讹致盐荒。
亘古龙战神州地(1),今无礼仪言上邦(2)。
遗风零沦知何处,北山高丽东扶桑。
皆袭华夏成制度,翻令吴服继汉唐(3)。
凭君义愤塞青史,干戈其间壮士死。
人哭金陵血城中,鬼唱国殇阴柏里。
河山几许头颅换,安居敢忘见凌耻。
和妆烂漫春樱园(4),五星股枕学谀婢(5)。
却值彼罹思激慨,立目横眉扬声意。
临屏谩诟通宵写,中无一个经纶字。
我闻地坼由天劫,非关吾事非吾喜。
何当老杜得诗名,忧时爱国成儿戏。

注:(1)龙战,《周易》云,争夺天下之大战为“龙战”。
(2)《左传》云,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
(3)和服仿吴楚汉服形制,又称“吴服”。
(4)武汉樱花盛开时,常有人衣和服拍照。一位来自韩国的留学生问她的导师:“我们韩国也有樱花,但从来没有人穿和服去和樱花照相啊。”导师闻言,一阵惭愧。
(5)陈怡在“超女”赛失利后,拍摄写真集,其中一张将国旗垫在身下。
分享 转发
TOP

好诗,好才情,敢问云中君是玉溪人么?
建安风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