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环佩】一国之芳

[ 6368 查看 / 1 回复 ]




偶然一篇《一国之芳》,何幸竟得同袍青目,惭愧。

在本论坛为新人,其实喜爱汉服已四年之久。
仍然借机寻找玉溪市易门县的同袍,本人QQ924938651

一国之芳
同窗伊始的激争久已平息,一些言语却永不能忘。
曾经你问我:泱泱大国今在何方?世风沉沦她缘何不亡?
为着你的愤慨,我也开始隔海远望——
难道如你所言,她竟不及那蕞尔小邦?
我在寻找答案。

在腾冲几无人知的墓园,我听到松柏碧苔下的呼喊:
惜我版图,寸土不让!
然而,此声唯有乌鹊可闻时,他们仍在神社来往!

明治时的西装穿在身上,他们将和服小心折叠珍藏——
视作华丽的盛装。
而你何处可寻我汉家衣裳?你可曾见那衣袖飘飘衣带飞扬?

他们仍留茶室为心灵净土一方,而我走过遍街茶楼时,
为何只余嘈嘈扑克麻将?

西洋歌剧正当中场,她们仍将三味弦拨响;
而你,可识得编钟缶磬?你可能辨那角徵羽宫商?

为何,他们探论着公家武家发式,却轻笑于面靥额黄?
为何,她们熟练穿上和衣三重,却不解我说“上衣下裳”——
不知这本该是三尺童子所详!

你听那《樱花》与《阿里郎》,
为何你讥我华夏没有民谣,不善歌唱?
你何处得闻“鱼戏莲叶间”,何处听得“蒹葭苍苍”?
我也曾读过“白鱼宛若水色动”,纤丽俳句,终觅不见我汉唐气象。

谁挥八卦形舞扇?
谁将十六菊纹绣上裙装?

你说,你记得祖先是炎黄;但你不知“华夏”典出何章。
我知你唱过“蟾酥地龙过了江”;但我,倩何人同我背“参术苓甘”?

你笑这国医无药,
当初何以卖出山中红豆杉?

粉英飞坠,三月春阳,盛装和姬在樱花树下徜徉;
我叹息上巳残梦,你却不知兰亭已矣,曲水流觞。
你也怒于江陵端午祭,却不闻汨罗江底,峨冠雄剑的长吟:
浴兰汤兮沐芳。

谁书毫端草行楷隶篆?
谁分墨色焦浓重淡清?
谁解阴平阳平去入上?

哪里是他们来抢?
是我们,自甘弃之路旁!

我愿撷英岐黄,你说我鼠目寸光;
我读“为仁在己”,你笑我迂腐荒唐;
我拾白香词谱叶韵平仄,你谓我泥古猖狂;
我著曲裾深衣,你骂我妖服异装。

我身在五千年歌哭之地,你也是我华夏儿郎。
你知道文明所承,国族不亡。
双肩所责,你将推向何方?
你竟不觉,祖先的血液,在你心中流淌!

为何我总听到,她若即若离的吟唱:
一国之芳兮,一国之殇!
她有秦之古朴,汉之肃穆,唐之飘逸,宋之娟丽,明之端庄。

瑜瑾在握,为何要凭他们去宣扬?!
他们在何处?而你在何方?!

注:这仅仅是书信,请不要以诗的标准来衡量。

(1)云南腾冲有一座国殇墓园,埋葬着15000名滇西抗战中阵亡的远征军将士。
但由于种种原因,这段历史正逐渐被掩埋。与之成为对比的是,腾冲还有一座日本人立下的“招魂碑”,每年都有日本人前来祭拜。

(2)公家与武家。
日本镰仓幕府建立以后,将朝廷(中央贵族政权)、天皇和公卿贵族称为“公家”,而公卿贵族称幕府及各职为“武家”。公家与武家的女子梳着不同的发式;而某些国人正以研究她们的发式为乐趣。

(3)“鱼戏莲叶间”,出自汉乐府《江南》;“蒹葭苍苍”,出自《诗经》。
《乐府》与《诗经》,正是汉族的民歌集,可以驳斥某些人“汉人不善歌”的观点。

(4)泛亚文化艺术节开幕式上,韩国代表团持八卦纹样的舞扇跳舞;
十六菊纹本是中国传统纹饰,后来成为日本皇室标志。

(5)“参术苓甘”
《汤头歌诀》第一首:四君子汤中和义,参术茯苓甘草比。

(6)红豆杉中含有抗癌物质;而一些国人为了利益,大肆将其贩卖到国外。

(7)农历三月三日为上巳节,有曲水流觞等习俗;《兰亭集序》正成文于此间。
后来这些习俗逐渐失落;而日本农历三月三日的女儿节还保留着一些遗风。

(8)歌哭
《礼记·檀弓下》:“美哉轮焉,美哉奂焉!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
歌哭之地,指人生老蕃息之地。
最后编辑云中君 最后编辑于 2011-06-06 01:53:43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好文章,赞一个!
    建安风骨
    TOP